您的位置:

首页> 科学幻想> 最后的一次性爱

最后的一次性爱
现在的心情比较郁闷,不是因为没有钱,而是不够钱。女朋友要走了,为什麽走呢?因为她说要嫁给一个有钱人。那个人主要做房地产,身家过亿,身高不够165,体重超过100Kg,相貌啊,比猪八戒好一点点。其实就是一只有钱的猪。我输了,输给她。我没有输给类猪八戒,只是输给她,输给一个贪慕虚荣的女人手上。


我一个普通的白领,身高183,相貌还过得去,身家不过10w,有车租房。原本和女朋友準备明年结婚的,可是现在给类猪八戒终结了。心里在嘀泪,哎,留不住人啊。


女朋友跟了我3年,是通过朋友认识,小我一年。身材苗条匀称,玲珑浮凸的眮体形状美极了,再加上修长性感的美腿,体态丰胰,皮肤白晰,胸部蛮大。当时和她在一起也不是因为她的相貌,而是觉得她的气质很好,和我很般配,一起的时候也很开心。


可是,现在说什麽也是多余的。她还是走了,永远离开了我。


现在要写的是我们最后的一次,也是让我哭泣的性爱。


当她告诉我,她要离开我了。我开始以为她是说笑,和我开玩笑。到了她真的开始搬东西,我知道她是铁了心了。当她告诉我她要嫁给别人了。我骂她:“淫妇”


她提着行李,打开门,一只脚已经踏出去了。她回过头,眼里已经充满泪水,“老公,我爱你。这一辈子我只爱你一个。”现在她说这个已经没有意义了。我生气的抽着烟,“你滚吧,不要再回来。你会后悔的。贱人!!”她丢下行李,跑到我身边,搂着我的手,“老公,可以再给我一次吗?让我再次感受着你的温柔。”我没有答复她。心里盘算着,如果我做的好,会不会她就不离开呢?我要不要再尝试一次挽留她呢?大家都说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,我也不例外,反正她要走了,再做一次吧,不会亏。


她跪在我面前,两片火辣辣的唇覆盖在我的鸡巴上。嘴里吸吮着,喉咙亦发出喃喃的呓语。她的吹箫技巧熟练得很,都是我慢慢调教的结果,现在却让另一个男人享受了。她的舌尖很灵活,不停转播、翻弄,逗弄得我鸡巴都痒,其舌冠状沟,则更觉得焦灼而乾燥。舌头在我阴茎上下不断滑动,慢慢下移,张嘴含住了我的睪丸,舌头不停舔弄我的阴囊、睪丸,温热的手掌则握住阴茎不住来回套弄……


“喔……喔……唔……”我实在受不了了,理智及一切心理障碍顿时蕩然无存。我忘记了她準备要离开我。我一伸手,抓住她的头髮,缓缓上提,她立刻明白了我的心意,马上含住我的阴茎,来来回回的温暖的嘴,使我感觉好象进入了一个温暖的袋子,舒服异常。突然她用鼻子长吸一口气,猛一用力,我的龟头突破了她嗓眼的环形肌,进入她的喉咙。她停了一下,吸了一口气适应一下,我几乎能感到气流从我的龟头棱角处流过。这时,欲火早就油然而生,由心的深处,一直沿血管伸展着,顿时烧遍全身。


她帮我脱光衣服,自己也脱光了。我把她放在沙发上,双手逐渐下移到光滑柔嫩的肥臀,大肆的抚摸起来。接着,我一手分开她的阴唇,另一手便在小肉粒不停地捏着。不一会儿,肉核被捏得肿胀起来,同时,肉核下面小洞内也跟着有股滑滑地液体涓涓流出。这样一来,我放弃了胀大变硬的肉核,而用手指沿肉核下游,一直探进那个湿滑柔腻的小洞里去。


剎那间,手指已插入小洞,逐渐的张大松弛开来,并大量向外排泄着粘性的水份。小阴唇受刺激,不停地开合起来,连大阴唇也产生同样的运动。于是,我把手指往裹面伸插进去,一刻不停地一进一出,不时在热而湿的阴道四壁上搔弄着。


“别,别……求求你,好哥哥,求求你,插啊……亲哥哥……插我……唔…求求你……你要怎样都行……呜呜……求求你…插我……啊……干啊……”  


我故意说:“插哪儿啊,我可不知道?”


女友一边喘气一边求道:“插……插我……插我下面……我的……我的……我的阴户……求求你……快点……插我的骚穴……呜……”


我没有马上进入,我要把她的情慾都挑逗出来。我靠近女友的脚趾,用鼻子大力嗅了一下,说:”淫妇,你的脚趾香香的”我伸出舌头舔了脚趾头一下,又将舌头伸进趾头间,而且还将女友每一颗脚趾头吸进口中。


“不要……很痒。”女友想用力拉回右脚,我没有放弃,继续翻弄着她的脚趾。


“别,别……求求你,插啊……亲哥哥……插我……唔…求求你……不要再弄了呜呜……求求你…插我……啊……”  


经过一轮轰炸,我终于把鸡巴放在女友的阴唇上,但还没有插入。将小弟弟在她的阴唇间打转,要吊吊她的胃口。一边研磨着,一边用手按摩她的阴蒂。”老公,不要玩了,我要。”女友哀求说。大概研磨了3分钟,我也忍不住了。


“那……我来了!”我捉着女友的腰,一下插进小穴的深处。


“呀!老公,很胀哦!快动哦!”


“老公,你的鸡吧好大好烫哟,好充实哦,把我的小屄塞的满满的,快,快操我的屄!”女友浪叫道。


我时而九浅一深,时而左磨右鉆,插得女友叫翻了天。


“噢,噢,要死了……老公,你好棒啊,鸡巴好厉害啊……快,快,老公操死我了。插穿我……噢,噢……好老公,我的屄要被你干翻了,噢,噢,好老公我要丢了……噢,噢……要丢了,要丢了……干我,操我,噢,噢……!”


我的每次插入到底都能用腹部碰到女友的耻骨,撞击使她柔软的肉体象豆腐一样颤动,发出啪啪的响声,她动情的扭动身体,迎合我的插入,口中的呻吟开始清晰,双手柔捏着自己的乳房。


我把鸡巴抽了出来,没有继续干下去。女友这时候就像离开水的鱼,不断骚动的身体,“噢天吶,求求你……不要停……拜託……噢……啊……好棒……好舒服……噢……啊……求你……快点吧……操我啊,求你…………”


我擡起她雪白的屁股,露出娇嫩的肛门,肉棒沖着肛门就插。那是个从没有人试过的地方,紧密万分,哪会那麽容易就然我得手?我的肉棒没有进去,滑了出来。女友注意到我改变了目标,慌张的向前努着身子。我揽住她的腰,强行把她按住,然后用一只手扶着肉棒对準肛门,再次插入,这次肉棒没有偏出去,只是浅浅的卡在肛门口。女友痛苦的叫了一声,却无处可逃,伸出修长的手臂抵住我的腰,屁股不住扭动,难过的呻吟着。


我是箭在弦上了,用力挺着肉棒一点一点向里进入。女友疼的哭了出来,哀求我停下。我充耳不闻,只是双手更加用力的向两边分开她的屁股,更加用力的插入。好半天之后,我的阴茎终于只剩下一点在外面了,大部分都进入了女友的身体。终于知道为什麽好多人喜欢肛交了,原来确实舒服!!女友的肉壁紧紧抱着我的阴茎,不留一点空隙,这种舒服不是语言能够表达的了。


我开始渐渐动作了,在里面抽动相当睏难,我只能慢慢的抽送,但即使这样也非常有快感!我兴奋的用手捏着女友柔软的两半屁股,动着动着。。。。。。她痛的大声叫唤起来,身体绻成一团,颤抖着迎合我的抽插。我开始有点复仇的快感。


女友绉着眉叫道:"啊……痛……哥哥……慢点儿……。"我哪里管她,继续猛烈抽插。


"痛死我了……痛……痛……。"
她一面叫道,一面双手紧紧搂住我。


大概在那里插了200下,我转了一个姿势,用狗子式,蛮干我的女友。她让我的鸡巴尽量的深入,还不停的叫:再深一点……好难受……里面痒死了……用力啊……我又飞起来了……我到天堂了,我要嫁给你… …你插死我吧……舒服死我了……你太好了再快点插我……”


女友双腿乱伸、肥臀扭摆来配合着我的抽插。这淫蕩的叫声和她脸上淫蕩的表情,刺激得我爆发了原始的野性,再也无法温柔怜惜啦,开始用力抽插起来。  


"真……舒适……太……好了……哥哥……你……真……会做……美……太美了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嗯……太爽了……太美了…我要嫁给你…。"


我努力了五六百下。终于把女友又一次送上了天,我也没有忍住,就在她的浪屄射精了。我还是极其威猛,象女友这样的浪屄,以后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干了。


我身体覆下去,嘴巴往下滑,吻到平坦而又柔软的小腹,吻到丝丝缕缕泛着金属光泽的乌黑茸毛,犹如一道瀑布,直垂到迷人神秘之处。阴阜高高坟起,似半只球。我张开她两只腿,整只饱满的水蜜桃呈现在我眼前,皮细肉嫩,鲜艳欲滴。我用手指将肥厚的两片肉唇分开,粉红色的小穴中流出蜜汁来,还混合着我的精液。


我嘴巴凑上去,含住蜜桃儿吮啜舐舔,舌头似小灵蛇般鉆进去,在桃花洞裹游弋,大肆骚扰。当触到那颗肉蚌明珠时,便将它含入唇间,舌尖轻摩,牙齿轻噹。当时还真没有想到涨。


女友喘看沈重的鼻息,浑身发倾,只手插在我的头髮裹,似想将我的脑袋推开,又似想按得更紧。


片刻,她终于呻吟着道﹕”老公,我……我痕死了……拿你的…鸡巴…替我搔痕……我还要……”
“快……给我!”她自己倒”八”字般将粉腿大大张开,一副迫不及待迎郎入室的样子。


我将她美腿往肩上一扛,一手握住阴茎,将龟头在她桃源洞口轻轻地磨,上下左右,探头探脑,好一会儿才缓缓地将龟头插进肉洞。


她这回并有杀猪般大叫,只是”喔喔”地低嚷,呼着气,媚眼如丝,黛眉紧锁。


看她的表情,好似忍受着摺磨一般。


“很胀,很充实,很……舒服﹗进来吧,全进来,插到底。”


她将丰臀拱起,主动含入多一成。


我放心了,準备徐徐插进。突然,”滋”的一下,整条阴茎飞快地猛插进去,龟头直撞到阴道深处的玉盾。


“哇﹗”她高叫一声,浑身触电似的震顼,指甲差点嵌入我的背肌里。


“哗﹗哥哥,你……你插到我心口来啦﹗好家伙,真利害﹗”她又惊又喜。


阴道箍束肉棒包裹得特别紧,一进一出都有强烈的磨擦,而我,却明显地感受到磨擦带来的阵阵快感。


可能因为射了一次,竟能一口气快速抽插数百下,但闻”噗嗤”“噗嗤”响声不绝,淫水抽唧声,”霹啪”“霹啪”肉体碰击聱,如影随形,插得女友”啧啧”大嚷,”咿咿呵呵”春声不绝于耳﹗显得非常舒服﹗


“啊﹗哥哥﹗我要死了﹗我要死了﹗大力点,捅死我……我爱死你的大鹏乌,你就姦死我吧﹗吻死我吧……”女友淫声浪语,欲仙欲死。女友弄到高潮频起,只眼死鱼般反白,却又给我……“起死回生”,继续交欢,玩个没完没了!


女友终于挺不住了,又一次高潮来了之后,她浑身瘫软在床上,闭着眼睛道﹕”我不行了,好像给十多个壮男轮姦似!哥哥,你那枝砲,还塞在我里面,不肯射……啊…”


我急忙飞速抽送,霹霹啪啪作响,女友也花枝乱颤,典床典席,哇哇直嚷。但觉肉棒“蔔蔔”跳动,火山爆发﹗


女友紧紧地抱着我,阴肌强烈抽搐,贪婪地吸吮着甘露……


我们搂着睡了一阵子,她就自己起来,穿衣服了。这次她毫不犹豫的拖着行李走了,没有再回头。


直到3个月后,她的母亲打电话给我,说她去世了。我当时懵了,怎麽就死了。原来她知道自己有癌症,还是晚期,她不想我伤心,独自一个人面对。啊,我真该死,怎麽就没有察觉到的谎言呢?为什麽就这样丢下我一个人呢?

最热图片   收藏网址www.gk41.com

最热小说   收藏网址www.sw04.com